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申思网|申思论题|申思招商|申思实事|申思专版—生活不只是追求和享乐,停下来深思一下吧!不一般的思维、向世界展示你的智慧、这里没有权威与民科、科学与迷信、政治与阶级等概念,因为这里是一个多维的世界。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45|回复: 0

元成子《正名百物》第一卷 第七章 察名物与听教义

[复制链接]

10

主题

14

帖子

6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6
发表于 2018-5-23 09:13: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七章 察名物与听教义


  中华文化最初以传承【识物】【知道】的自悟方法为主,是不传承所谓成型教义的。物之“名”或者说文字则是识物知道用的工具。就像人为了分别不同的小孩需要给他们取不同的名字一样。“名”的存在只是为了识别和区分物而已。有了方法“道”与工具“名”,人就可以借助它们自己去思考分析认知事物了。


  可是历史上有很多不懂中文名物理念的人,他看到一个物“名”也就是一个文字后,其思维没有落到这个物名所对应的实际事物上,而是围绕这个物的名字本身进行各种概念解释定义。这种行为就类似于一个人看到他人的名字后,其思维没有去关注叫这个名字的人如何,反而是围绕这个人名进行各种解释。结果解释半天也没对其人本身产生客观认知。有的人更是对不同人针对同一个物名搞出来的不同解释定义争来争去,认为谁对谁错,其实一点意义没有,全都走偏了。


  这类思维落不到物名(文字)对应的实际事物上,只围绕物名(文字)本身进行各种概念解释的人,还会把他自认为的片面的概念解释直接植入到这个文字中,也就形成了现在人们所说的字义。这个将个人的概念解释植入到文字中形成字义的环节,正好是阴谋者左右社会文化的切入点。会有很多人利用这个切入点搞阴谋。这些人最喜欢让人不思考,那意思全听他的教给人的概念字义才好呢。人们都听他的教义了当然他也就具备了随意摆布社会文化理念的主动权(现代称为话语权)。


  字义式文字大范围出现后,社会整体的文化理念和思维方式也就相应的产生了极大变异。同时造成物名文字的物象内涵失真,直接导致了开发人智慧让人识物知道理思治事的文化大范围消失,人们纷纷对文字添加自己臆造出来的字义,从而用来构建自己独有的文化圈子来笼络控制左右唆使他人。


  历史上的各种强人、圣人、名人、大家、专家、学者都想得到这个对文字植入字义的权力,结果他们就创造了很多换汤不换药的所谓新概念新理念。有的更是一个名词多种解释的双重甚至多重标准,简直是忽悠的人们无所适从。本来让人识物知道用的文字被他们搞成了笼络人打击人的工具,造成了社会文化的极大败坏。


  举个例子,比如苏东坡曾说:“设若坡是土之皮,滑岂为水之骨乎”。这句话有一定的认知文字不能按名物文字的物象内涵来认知的意思。这个不能按物象内涵认知文字的看法就是东坡个人的片面理解。他的这个片面理解也就形成了他的教义。因为他是当时社会的名人,所以很多人就被他的观点影响左右了。结果不再自己察文字对应的实际事物了,开始听苏东坡怎么说,然而东坡说的真的就对吗?


  “坡”字从其物象内涵来看,“土”字旁有土之物象,“皮”有表面和覆盖之物象。也就是说古人对“坡”的实象认知就是只有表面附着有土的才能被称为“坡”。没有土的只有石头的就会用另一个名来描述,比如“壁”。所以在古人思维中“山坡”与“山壁”是不同的。其不同就在于是石头外露还是被土覆盖。


  有人说你错了,一般都是光滑陡峭的才能称为壁。那么请问戈壁滩是否存在光滑和陡峭一说呢?是不是需要改成戈坡滩呢?其实这就是黄土高坡与西北大戈壁的不同。这个“坡”与“壁”的不同用法,直接让人明白了两者地貌的不同。


  中华创造这种带有物象内涵的名物文字是相当谨慎的,那就是一个具备物象内涵的名物文字本身就对应着一定的时间、空间、固定的形态和不可被歪曲的格局。诸如戈【壁】、大【漠】、荒【原】、丘【陵】、沼【泽】、云梦【泽】、长坂【坡】、昆仑【墟】、殷【墟】等等。每个物名文字本身都蕴含着自己特有的物象内涵,都是具备自己独有的自然实物形态特征的。


  再比如东坡的“水之骨”说,他这个思维本身就是套入死逻辑出不来了。为什么非要说成水之骨?为什么不是水与骨、水和骨?所以东坡的水之骨说法就是他个人的片面理解。把他个人的片面理解不假思索的直接拿来成为自己的认知就是得其教义。然后人的思维是他的教义形成的概念认知,这个从东坡那拿来的概念认知就会形成这个人的观念。因为这个人观念的来源是从东坡的教义那里复制来的,从此之后在这个人的头脑中就会产生一个潜意识认知。那就是苏东坡不会错,他说的就是对的。有这样观念的人还会到处去维护苏东坡的说法,这就是教义无意中控制人的方法。这种靠听他人教义来认知文字字义的人,其状态就等于放弃自主认知权,把自己的前程送给别人摆布。其实就算他听来的教义是对的,这种等靠要的心态和习惯也会毁了他。


  如果用名物文字的物象内涵来认知“滑”呢?你就会发现东坡说的也会有错。其实任何人在无意中都会有错误出现的,所以看待每件事都必须要进行自我独立分析才行,这才是看待事物的正常思路。那些不假思索的,只会复制别人成型概念做为自己观念认知的人,是其本身懒惰,不懂自立有依赖心理造成的。


  比如“骨”字在中华古典文法中不仅有骨头之说,还有骨碌之说。当水和骨碌的骨用在一起时,那么骨碌的水珠一般不会向上只会向下,其象是什么?是不是“滑”下来了呢?所以说当人懂得自己观察文字的物象内涵时,人才能看到文字所名之物的本象原型,才能知道文字所指的真正内涵,而不是直接接受别人复制别人的教义形成的字义。


  同样我对“坡”与“滑”的认知是靠我自己从中华名物文字的物象内涵中对比解出来的没人教,但是谁能说解的错呢?他的实象本象就在那摆着呢,谁能说错?甚至不用任何名人、组织、机构来映衬其对。但是人们一看就能知道其对错,这就是具备物象内涵的名物文字本身自带的纠偏正道作用。


  用名物文字的物象内涵认知文字时,能从文字本身的物象内涵中反推出其所指事物的原本形象,相当于把原本事物直接移到了人的脑海中,这样能得到对原本事物的实知。这样人的思维是依托自然实物产生的,思维是独立的,很难被他人片面理解出的概念观念或者说植入到文字中的字义左右,同时也就具备了自己独立的分析能力。而教人或者学习以个人片面理解的概念形成的教义那就完全不同了,被教育的人没有自己独立的分析能力。都是直接拿别人成型的“概念、观念”,他的认知只是别人“概念、观念”的复制品,这种人是根本不可能有独立分析能力的。所以人对中文的正确认知应该是自己去察悟名物文字的物象内涵,然后通过这个物象内涵将思维直接拉到其所名或者说所指的实际事物上,而是不听谁谁的、复制谁谁片面理解出的概念字义。

摘自:元成子《正名百物》第一卷 第七章 察名物与听教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